您的位置:首页 >产品 >

不履行合同约定、不告知消费者 特斯拉“减配门”若在美国企业损失惨重

2020-03-25 10:32:51    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在3·15前夕,特斯拉“减配门”闹得沸沸扬扬。特斯拉先是声明安装HW3.0芯片需要购买FSD(Full-Self-Driving,特斯拉研发的“全自动驾驶”系统),之后又声称因疫情零部件短缺,造成不可抗力,暂时无法为所有Model3配置HW3.0芯片。对此解释,消费者并不买账,认为特斯拉涉嫌欺诈,要求“退一赔三”。

近日,针对特斯拉“减配门”,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主任邱宝昌指出,该事件中暴露出的特斯拉漠视消费者权益的行为已构成违约,且存在欺诈嫌疑。

■单方“减配”可视为违约

2月底,接连有特斯拉车主通过媒体反映,购买的国产Model 3在官方环保清单上标注的是“HW3.0芯片”,而实际配置的却是HW2.5芯片。随后,多位进口Model3车主发现车身配置的芯片版本和购车时销售承诺的不一致,于是车主联合向特斯拉官方和3·15平台进行投诉。

3月10日,工信部发文称,针对特斯拉Model 3部分车辆违规装配HW2.5组件问题约谈了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责令其按照《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办法》有关规定立即整改,切实履行企业主体责任,确保生产一致性和产品质量安全。

至此,特斯拉才决定免费给既有Model 3车主升级芯片,新购国产Model 3的用户无论是否选装FSD,都将享有HW3.0硬件。对于尚未提车的订单用户,特斯拉将根据车主意愿决定先交车再升级芯片,还是取消订单。

邱宝昌认为,特斯拉事前没与消费者协商,擅自更换芯片属于违约行为;如果特斯拉故意隐瞒把HW3.0更换成HW2.5的行为,就符合《消费者法》55条,构成合同欺诈。即便是购车合同中有受不可抗力因素不能履行相关合同的约定,也应提前告知消费者。他强调,在诸如疫情等不可抗力因素的影响下,特斯拉不能擅自做主,更不能隐瞒擅自做主的事实。由于疫情导致供应链紧张,则应履行积极告知的义务,这是消费者的正常权益。特斯拉这种行为是对消费者的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的漠视。

■不可抗力导致履约困难应先协商

邱宝昌指出,特斯拉“减配门”到底属于违约还是欺诈,最终还需执法部门认定。不过,此事的警示意义在于,《合同法》明确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双方具有法力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正常没有不可抗力发生情况下签定合同合法有效的就应当履行。

他强调,个别合同履行过程中有一方有困难或者需要变更条款,法律规定可以变更,但不能擅自单方变更,要和对方协商达成一致意见才可以变更,如果没有协商或者协商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就变更合同,是一种违约行为。违约行为要承担违约责任,比如减少价款承担违约责任。在构成根本违约的情况下,消费者可以解除合同,并要求赔偿违约造成的实际损失等。

特斯拉称,因疫情配件供应不上,所以只能以HW2.5的芯片更换原来合同或是宣传承诺的HW3.0芯片,这种方式是可以的,但必须要和消费者协商,即消费者同意双方达成新的条款后才能履行。同时,如不可抗力因素造成合同不能履行的,一旦不可抗力因素消失,合同方仍需要继续履行合同。

■“减配门”若在美国企业损失惨重

对于此次特斯拉车主的维权行为,邱宝昌表示了肯定,他说:“消费者如果权益受到损害就应该积极去主张权益,但必须留足相关的材料证据,才能更好地正当维护自己的利益。”

为避免可能的法律纠纷,特斯拉作为经营者对于不可抗力造成的无法按时提供芯片,应及时通知已经订购车辆的用户,这是平等履行合同的重要一步。但这次事件是消费者投诉至企业和相关机构以后,特斯拉才承认配件型号存在问题。

特斯拉与传统汽车品牌的经销方式不同,所有产品均在线上销售,属于生产、销售和维修为一体的汽车经营企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中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发布的商品或者服务信息符合要约条件的,用户选择该商品或者服务并提交订单成功,合同成立。当事人另有约定的,从其约定。如果经营者没有履行合同义务,就要承担违约责任。

邱宝昌认为,对此消费者可以主张权利,并准备相关合同,来证明产品配置约定的证据,如经营者的广告、宣传、展示内容,对配置名称、功能明确介绍等,以及约定交付的时间点。

另外在邱宝昌看来,特斯拉减配事件如果发生在美国,其可能会损失惨重。美国有团体诉讼,中国虽有共同诉讼,但司法实践中共同诉讼案例不多见。在国外,集团诉讼对经营者是致命的,因为集团诉讼推选代表,行为是恶意还是一般违约可以自由裁量,涉及严重损害消费者权益的,如果是隐瞒质量问题,一旦被认定,经营者将被严厉惩罚,并承担巨额赔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