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vr >

巨幅画卷《红色迹·忆》在山东美术馆展出

2021-08-30 20:45:46    来源:大众日报

日前,巨幅画卷《红色迹·忆》在山东美术馆展出。作品一经推出,就受到广泛关注。这幅巨制,以山东地图为蓝本,运用传统山水画的表现手法,艺术再现了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的光辉历程。而开创性地运用AR技术,更是这部作品的一大亮点,十三米的长卷展现出的“移步千里”的时空感,为美术作品对宏大主题的讲述提供了更多的可能。这部作品是由党史专家、美术专家、科技专家等20人的专业团队历时半年共同完成的。日前,部分主创向记者讲述了创作幕后的故事。在他们看来,这幅《红色迹·忆》大大提升了艺术的包容性,多维度的创新让美术创作生出了太多的可能。

“山水画是中国艺术的标志性形态之一,用中国传统艺术形态展示中国共产党百年来艰苦卓绝的奋斗历程和取得的伟大成就,对艺术家来说是一次全新的尝试。”山东美术馆馆长、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张望对记者说,这幅巨制涵盖了100年来山东地区重大党史事件、革命遗址、重要战役、突出发展成就和地标建筑等100件,从济南地区党组织建立到风云激荡的红色篇章,从波澜壮阔的锦绣河山到新时代新征程日新月异的伟大成就,它们与青山绿水、江河湖泊、丘陵平原完美融合,在大尺幅纸张上错落有致、徐徐展开,让作品更具有写实的史诗般气质,宏大而震撼。“这是史实与艺术的完美融合。”

而如何表现好作品中的山水意境和山水语言是作品的首要任务。山东美术馆美术史论家,陕南画院副院长方辉介绍,他们决定用传统中所没有的形式:以俯视的新视角来表现当代山东建设的新气象、新面貌,画面虚实结合,以水墨山峦为骨,赋以青绿色彩的主调,并结合渲染、勾皴、泼染、制作等综合手法,使抽象与具象相结合,传统与当代相结合,再把百年来红色地区以视觉符号的形式穿插于山水之间,使之自然和谐,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手法相融汇。“绘画的整个过程是漫长而艰难的,因为作品尺幅巨大且容易出现琐碎、花哨和主题不突出等问题,也容易画不出山水画的语言特点,又或是山水画的语言特点过于传统和老套而缺乏新意。因此大家先采用了泼彩的方式处理前期的工作,经过后来几个月的齐心协力和努力控制进程,整个作品最终还是完美地把山峦结构、建筑标志和红色的历史记忆等细节充分地表现了出来。”

“这种地图式的绘画,也是艺术家尝试的一种新型表现形式,是全国首次以‘地图加山水’的艺术表现形式来阐释大世界、大艺术、大宏图。”山东画院青年画院院长常朝晖说。从专家论证、创作草图、搜集素材、构图起稿、上色晕染、细节刻画,再到最后的整体统一,都凝聚着画家的心血。画家孙春龙和孙棋,善于泼墨晕染,营造画面高格调氛围;张岩和王栋,擅长精勾细作,深入刻画精致局部;徐康,惯以用左手绘画,勾皴点染之间豪情万丈;曹新刚和方辉,心思细腻敏捷,画面节奏把握得很牢固……画作采用全景式构图,步步生景,在虚实之间生动讲述了诸多红色故事的美好。

特别亮眼的,当然是这幅作品的“科技加持”。作品首次尝试将“AR”技术带进党史绘画创作,引入文字、图像、视频、影音、3D动画等在线数据资源,将山东党史、党迹生动立体地呈现。

“‘AR’技术的主要功能包括现场扫描识别、党史内容展示查询、网络分享传播等。为了丰富视觉效果,最大程度地与观众互动,在画面中呈现的100件重大史实、地标建筑中,我们敲定29个事件点利用科技手段扫描呈现,多样化呈现给观众。我们还选取几个重要的点做了3D动画效果,例如表现党旗飘扬的效果,表现《共产党宣言》翻页的效果。人们用手机扫码,就能‘走到画作背后’,观看后台制作好的相关历史背景资料,探索画面中更加丰富的深层故事。这也是‘AR’技术融进党史绘画创作的首次尝试。”山东美术馆相关工作人员说,资料的搜集工作贯穿画家创作始终,三个多月的时间他们搜集了图片2000余张、视频100余个,整理文字资料10万余字,不断地完善、修改,让作品立体起来,更富有史诗般的气质,宏大而震撼,灵动而流畅。

而AR的点位,是通过画作上一个个印章来实现的。“作品平面尺幅较大,自创意开始就要结合新技术手段。”画家傅海珠说。随着创作的进程需要,由于以地图为蓝本,画面上要重点突出一百处党史事件、十六市地标性建筑及其他重要地理标识。这就需要运用文字性的标注来增强可辨识性。主创团队最终决定以印章及书写相结合的形式来体现。“印章是中国绘画中特有的必要样式,相当于画龙点睛。《红色迹·忆》是当下高科技与中国传统绘画相结合运用的一次尝试,印章的字体就要有艺术性、历史表现性、可辨识性和画面的庄重性,按传统的篆刻艺术显然是不行的。创作组成员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自印刷术出现后的印刷体。十一世纪中期,产生了横细竖粗,便于阅读的印刷‘宋体字’。到了明代,又从印刷‘宋体字’的瘦高字形演变为字形方正的历代官方通用字体,我们称之为‘老宋体’,这种字体横平竖直,易雕刻,易辨识,更具美观艺术性,得到了广泛使用,至今我们的官方牌匾基本还是沿用此字体。我们根据画面需要确定了字体的大小和字距,经过反复试验,在雕刻时又运用了做旧处理,力求与画面相得益彰。”(田可新)

相关阅读

精彩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