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智能汽车 >

寻找车轮上的“小康密码” 帮助越来也多的人踏上了“小康之路”

2020-07-30 10:34:33    来源:中国青年报

每当和同学聚会聊天时,周明总会回想起自己刚刚走出大学校园的那个夏天。

2008年,从武汉科技大学汽车运用技术专业毕业的周明加入东风小康。这家一开始就以“小康”命名的车企有一个当时看起来有些遥远的愿望——让汽车“飞入寻常百姓家”。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年末,全国民用汽车保有量超过2.6亿辆,比上一年年末增加了2122万辆。但其实,直到1994年召开“国际家庭轿车研讨会”,中国才首次对外宣布:“中国汽车工业的生产结构将从以载货车为主,转向以轿车生产为主;市场结构则将从公费购买为主,转为以家庭购买为主。”后来制定的“十五规划”则正式提出了“鼓励轿车进入家庭”的表述。

“跟现在不一样的是,那会谁家有辆小轿车,可是一件足以令大家羡慕事儿。”周明告诉记者,在他小时候,“普通家庭何时能圆轿车梦”还是报纸上最常出现的争议话题之一。而如今,普及度越来越高的汽车不仅提升了人们的生活幸福感,也帮助越来也多的人踏上了“小康之路”。

从2009年开始,中国汽车产销连续11年位居世界第一,汽车工业成为国民经济当之无愧的支柱产业之一。而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汽车不仅是出行代步的交通工具,更成为人们致富“奔小康”的得力帮手。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汽车工业的发展都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历史进程密切相关。眼下,从新能源汽车到智能网联汽车,持续升级的汽车产品正不断满足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需求。车轮上的这条“小康路”越走越稳,越走越宽。

“车越买越好,日子越来越甜”

工作12年来,从一线汽车售后服务人员到大区销售负责人,周明的收入翻了好几番,小康生活过得有滋有味。他坦言,与互联网等行业相比,当时的汽车业并非最火的就业选择。好在中国汽车工业蓬勃发展的进程让他相信,自己当初的决定无比幸运。

周明回忆说,2008年前后微车正好迎来大发展。“那时,不少人买来面包车作为生产工具,并由此赚到了人生的一桶金。”

他注意到,2017年到2018年前后,不少当时曾购买微车的车主又一次找到他,完成了由微车到乘用车的升级。

“在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后,原来的微车车主希望改善家庭生活,所以完成了换购,这种客户比比皆是。”周明笑着说,那时有客户跟他打趣:“车越买越好,日子越来越甜。”

在他看来,随着人们收入和生活水平的提升,小轿车成了“追求幸福生活的标志”。

周明的判断不无道理。随着城乡一体化和居民收入水平的持续提高,人们在务工往返、集镇贸易、教育、医疗、娱乐等方面有越来越多的出行需求,“微车换小轿车”的故事正在全国各地上演。

“从区域分布来看,汽车增长区域将从东部向中西部扩展和转移;将从一、二线城市向三、四线城市扩展和转移,将从城市向乡村扩展和转移。”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理事长陈清泰分析说,与人均GDP相当的国家相比,我国千人汽车保有量明显偏低,汽车市场还有不小的“补增”空间。

自从130多年前被发明以来,汽车一直承担着“满足出行需求,提高幸福指数”的任务。

东风小康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段伟告诉记者,小康不仅是令人向往的社会理想,也是幸福生活的象征。“小康集团自1986年成立以来就定名‘小康’,也有着最朴素的愿景,那就是打造亲民的汽车,助力国人奔小康。”

在段伟看来,东风小康的发展之路,正勾勒出了“全民奔小康”的时代进程。

据他介绍,2003年成立之初,东风小康即确立聚焦微车的战略,这正好赶上了微车发展的黄金时代。2016年左右,SUV车型迎来了高速发展期,东风小康则快速布局,全面迈开向乘用化转型的步伐。

而如今,随着汽车产业的转型升级以及人们消费水平的日益提高,人们对于高品质的汽车生活的需求越来越强烈。

“未来,东风小康将继续坚持亲民车的市场定位,坚持‘乘商并举’,并在传统汽车和新能源汽车领域协同发展,满足用户不断升级的用车需求。”段伟说。

每当汽车市场驶入“快车道”,国民经济必然蒸蒸日上,而这又将反哺产业链上亿万人的小康生活。从最开始的一穷二白,“连一颗螺丝钉都要进口”,到2019年营收规模达到80846.7亿元,中国汽车工业对经济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让周明感到幸运的是,得益于经济环境长期向好的趋势和职场上通畅的上升通道,他的奋斗得到了“超出自己想象的回报”。而在东风小康,像周明一样正在追求幸福道路上奔跑的年轻人还有很多。

“从自身能力到薪资水平,我不仅成为更好的自己,也让家人过上了更好的生活。”周明看着12年前的入职证件照,感慨说,“每次看到路上行驶的自主品牌汽车越来越多,我心里总会充满自豪感。”

“这辆车和我都是家里的顶梁柱”

一张小货车的照片再配上“最完美的爱情”几个艺术字,这就是金景娇那辨识度极高的微信头像。

作为90后货车司机,金景娇的朋友圈总会被各种各样的行车记录“塞得满满当当”。在不少人眼中,日复一日的货运工作无比枯燥,但在他眼中,“车轮上的每一天都有不同的精彩”。

2019年年末,不甘于每个月只拿3000元“死工资”的金景娇决定辞职,投身货运行业,过上了“告别旱涝保收,一边摸索一边挣钱”的日子。

通过软件线上接单,进行各类货物的运输,金景娇“摸着石头”入了货运这一行。

陪伴他的是一辆福田时代领航6。这位“新朋友”已经陪伴他走过了6.7万公里,“打卡”了80多座城市。“媳妇儿总是开玩笑说,这辆车和我都是家里的顶梁柱。”金景娇笑着说。

今年年初,新冠疫情突如其来。在家做了一个月的疫情防控志愿者后,金景娇迫不及待地复出。在湖北疫情最严重时,他和众多“卡友”一起,往湖北运送医疗设备、绿色蔬菜等货物。这样的逆行者生活持续了近两个月。

“有一回,我要从河南拉货到湖北荆门市第一人民医院。但那时候一路上都没有饭店开门营业。我就从家带了两箱八宝粥、两箱泡面,一路自给自足。”金景娇说。

在外漂泊了近两个月,金景娇错失了和儿子共度寒假的机会。但在他看来,“逆行”也是自己作为货车司机的责任。

作为全球最大的公路货运市场,中国平均每天在途货运量8400余万吨,平均每吨货物运输180公里,服务4.3亿个家庭。

让金景娇欣慰的是,今年春节收费公路免费通行政策延续了3次,免费车辆范围从7座及以下的小客车扩展到所有车辆。他扳着指头算着说,那段时间自己每个月平均赚了3万元,这笔钱不仅让他的车贷、房贷压力得以缓解,也让他们一家子对未来生活有了新憧憬。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年底,我国公路货运全年完成货运量与周转量为344亿吨及59636 亿吨公里,分别占货运运输总量及货物周转总量的73%和30%。

据记者了解,2019年货运活跃运力与GDP相关系数达0.81,而活跃车辆数与GDP相关系数达0.86。多数省份呈现出了“经济活动水平越高,活跃运力水平越高”的情况。

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信号是,随着社会整体复产复工节奏加快,全国公路货运开始迅速恢复,越来越多的货车司机重新开车上路。从雷神山、火神山医院建设工地,到保障各大城市生活物资“不断供”,货车司机们跑出了一条条特殊的“生命线”。

像金景娇一样的货车司机还有3000多万人,他们承担了国内货运总量的76.8%。对于四海为家的他们来说,一辆车不仅是赚钱养家的工具,更是情感的寄托。

当然,如果没有他们,不仅总路程485万公里的公路会显得空旷,更多人“动动手指就能宅家收货”的生活可能也会成为泡影。

尽管入行还不到1年,金景娇已经把自己的“公路游牧生活”过得有声有色。如今,妻子也坐上了他的车,与他一起“跑生活”。

金景娇说,现在每天最幸福的事,就是吃上妻子用车上小电饭煲做的饭,“这就是我眼中的小康生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