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智能汽车 >

陷入停顿债务缠身 拜腾还能救过来吗?

2021-07-16 08:54:56    来源:中国汽车报

拜腾汽车再次站在十字路口。

6月30日,是半年前拜腾汽车致中国区全体员工通知中的停工截止时间。但是,截至《中国汽车报》记者发稿,拜腾位于南京的工厂依然大门紧闭,并无开工迹象,并且债务缠身,成为破产重整法律诉讼的被告。7月8日,一汽资本控股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南京盛腾董事张影被任命为拜腾汽车董事长,接管拜腾汽车的管理控制权。拜腾汽车的未来如何,仍是业界关注的热点。

陷入停顿,债务缠身

拜腾汽车自2017年成立以来,经历4轮融资,总金额达84亿元。但时至今日,拜腾汽车的首款车型M-Byte SUV仍然没有实现上市交付。

“扎根中国,布局全球”,曾经是拜腾汽车的口号。成立之初,拜腾汽车的管理高层中有多位海内外资深汽车人士。但是,到2020年,汽车业务已经基本处于停顿状态。

2020年12月31日,拜腾汽车致信中国区全体员工称,在经历了6个月的停工停产后,中国区(除香港外)所有公司目前仍不具备复工复产的条件,自2021年1月1日起,将延长停工停产6个月,至2021年6月30日止。

2021年1月4日,是今年的第一个工作日,拜腾汽车与富士康科技集团、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富士康表示将提供先进制造技术、运营管理经验和产业链资源,全方位支持拜腾首款车型M-Byte的量产制造。那一刻,给人的印象是,拜腾汽车有望“重回赛道”。但此后,拜腾汽车并没有如人们所希望的那样重现辉煌,而是一直保持了“沉默”状态。

记者从企查查上查询到,自2020年7月到2021年6月,拜腾汽车的实体——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南京工厂)和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被列为被告的开庭公告有54个、涉及的法律诉讼有67个,涉案金额累计约2286万元;公司及法人代表戴雷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4次、有限制消费令4个,被列入被执行人12次,被执行总金额累计2575万元;法院要求南京知行公司司法协助股权冻结3起,股权出质6次,动产抵押9次。

数据显示,2021年6月以来,南京知行作为被执行人多达5次。其中,2021年6月16日,苏州仁义机械工具有限公司向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令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进行破产重整。如果按照法律程序,栖霞区法院或许在近期判令南京知行进入破产重整。

“不好说是雪上加霜,应该说是前途未卜,曾经给人希望满满的拜腾汽车至今一切‘云雾笼罩’,令人忧心忡忡。”招商证券分析师马宏图向《中国汽车报》记者表示。

屡屡失手,谁之过错

自2017年成立至2020年上半年停产,期间不过2年多的时间,即使有84亿元资金也没能把拜腾汽车拉回正轨,令不少人心生疑惑。

在近年来崛起的造车新势力中,多家企业与拜腾汽车都有一个类似的开头,但结局却大相径庭。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拜腾汽车的“烧钱”速度要快于数家造车新势力。按照公开信息统计,哪吒汽车2014年10月成立,至2018年8月首款车型交付,期间融资总额共计约45亿元;小鹏汽车2015年成立,至2018年12月首款车型交付,期间融资总额约87亿元;理想汽车2015年4月成立,至2019年12月首款车型交付,期间融资总额约为80亿元。

拜腾前员工王橙告诉记者,不知是不是因为前期融资较为容易,拜腾花钱大手大脚,员工印制名片都是选价格最高的,平均一盒名片成本要数百元,而且员工上班期间的高档零食、饮料非常充足,但就是研发与生产进展缓慢。

对于拜腾经营状况急转直下的局面,业内也有些看法。“客观而言,2年多时间耗光84亿元,资金没有用在刀刃上,是拜腾汽车的问题之一。”华泰证券分析师彭松林向《中国汽车报》记者表示,现在看来,一是资金没有真正用在研发、生产等关键之处,是个明显的失误,作为造车新势力,没有充足的资金就失去了生存的基础;二是摊子铺得太大,前期应该以研发新产品为主,而拜腾汽车却以造势为主,在国内外成立了多家分公司、设立多家研发中心,招聘的员工数量,超过当时实际所需,在没有推进研发的情况下,人员薪资与运行费用支出较高,导致后期资金捉襟见肘;三是决策不明,内部没有制定严格的管理制度和研发、量产计划推进时间表,结果是很多环节都在磨合中浪费了时间,相较于蔚来、小鹏等同样是造车新势力的企业,拜腾效率不高是非常致命的弱点。

“其实,这不仅是拜腾汽车一家的问题,很多夭折的造车新势力都或多或少有上述问题,值得行业尤其是后来者从中汲取教训,避免重蹈覆辙。”浙江智能交通研究中心研究员程轶男告诉《中国汽车报》记者,拜腾汽车的现状,也令曾大力支持的相关地方政府比较失望。今年3月,江苏省发改委发布的《关于切实加强汽车产业投资项目监督管理和风险防控的通知》显示,江苏省汽车产能存在严重过剩情况,其中特别提到“南京拜腾工厂建成后停产,盐城国新新能源汽车项目推进受阻”等典型案例。

这一通知同时提出,江苏将从多个方面强化对汽车产业投资项目的指导监督,严控新增整车产能,适时建立退出机制,对重大汽车零部件项目加强指导,防止和纠正地方违规备案。“政策层面的收紧,也意味着地方对于拜腾汽车的支持力度将不再像之前那样了。”程轶男如是说。

谁将接盘,路在何方

其实,拜腾汽车一直在尝试自救。除了今年1月与富士康签约合作无果之外,今年2月,拜腾汽车与美国SPAC公司同投资者洽谈,谋求上市,但随后因为遇到美国证券市场加强了监管等种种原因,该项目至今也没了下文。随后,6月的破产重整申请,法院尚未宣布结果,也给外界留下了一个悬念。

近日,拜腾方面低调表示,正进行内部重组,由核心股东一汽集团、合作伙伴富士康等分工合作。“拜腾将充分利用一汽、富士康和地方政府等核心资源,制定一揽子相关方案,推进首款量产车的上市。”拜腾方面表示。

今年6月,就有传闻称拜腾的新股东富士康正考虑撤资。而近来,身为大股东的一汽集团又在拜腾重组之时派出了负责人接管,未来富士康的注资是去是留仍不确定。但据称,目前富士康正从拜腾撤出此前进驻的人员,而富士康此前派驻南京工厂的部分项目员工已经陆续撤离。记者注意到,一汽的强势介入似乎给拜腾重启带来了新的希望。

“拜腾汽车的发展,其实还是有些有利因素,如果认真谋划,还是有希望的。”马宏图认为,一方面,从现状看,一汽集团已经介入,说明肯定是要有所投入,有所支持,希望拜腾能抓住机遇;另一方面,即使进入破产重整,也不意味着就此无望,可以利用重整的机会实现翻身,在这方面,近几年来的庞大集团就通过破产重整逐渐有了起色。目前的关键是,要制定明确的发展规划,并不是只有钱就能解决问题。(记者:赵建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