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智能汽车 >

“黑马”中航锂电被起诉 专利诉讼背后是业务争夺?

2021-08-06 13:41:40    来源: 中国汽车报

动力电池行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近日,宁德时代起诉中航锂电全系产品侵权消息在业内引起极大关注。宁德时代官方表示,涉案专利涉及发明与实用新型专利,涉嫌侵权的动力电池已搭载在数万辆整车上,起诉书由福州中院受理。

据了解,2020年3月,宁德时代曾起诉塔菲尔专利侵权其防爆阀相关发明专利一案,诉讼标的金额1.2亿元。2020年4月,宁德时代又将塔菲尔告上了法庭,这次是4项专利侵权,诉讼标的金额8000万元。目前,两案诉讼最终结果尚不得而知。

近年来,我国动力电池产业高速发展,已经历多个阶段,从最初的产能密集上马,但合规电池难以寻觅,到后来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后行业大洗牌,如今终于走到了核心技术之争的关键点上。

“黑马”中航锂电被起诉

针对宁德时代关于侵权的起诉,中航锂电在随后的回应中表示,公司坚持自主研发,提供给客户的产品都过专业知识产权风险调查,确信所生产的产品不侵犯他人的知识产权。

截至目前,宁德时代诉讼涉及的专利与内容尚未对外公布,关于案件也没有更多消息传出。

“在目前的法律法规下,如果有人发起有效的知识产权诉讼,原则上被诉讼方就必须停止一切可能的侵权行为,直到被证明被诉讼的行为并不产生实质的侵权,才可以恢复生产与销售。而知识产权侵权案从调查到宣判,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可以说在任何一个激烈竞争、快速发展的领域,几乎没有哪家企业可以承担起被‘冰冻’几年的后果。所以,它也可以成为任何原告策略性地拖住竞争对方的一种手段。”一位不愿具名的动力电池企业副总经理对《中国汽车报》记者说。

案件中孰是孰非,需由法律来定夺。而正处于IPO筹备期的中航锂电,可能将面临潜在的发展失速。资料显示,中航锂电成立于2007年,产品涵盖三元锂和磷酸铁锂两大体系。从2018年开始,中航锂电驶入发展快车道,2019年动力电池装机量达1.48GWh,从行业排名第8攀升至第6;2020年装机量为3.55GWh,行业排名上升至第3。

在市场表现渐入佳境之际,中航锂电也在以快跑的速度,扩大动力电池产能。今年5月,中航锂电动力电池及储能电池成都基地项目正式落户成都经开区,项目总投资280亿元,预计年产值400亿元。据悉,该项目将建设动力电池及储能电池的研发中心和生产、销售基地,设立华西总部、电池工程和先进技术研究院,带动上下游产业链企业落户,打造中航锂电华西产业集群。

反观宁德时代,就是当年从“黑马”到“王者”的榜样。2021年进入宝马核心供应链后,宁德时代在2017年成功问鼎全球动力电池出货量第一,并蝉联三年冠军。

专利诉讼背后是业务争夺?

面对这场国内少有的动力电池专利之争,业内人士纷纷对记者表示,其背后更是对客户和市场的争夺。

伊维经济研究院研究部总经理吴辉认为,宁德时代和中航锂电之间的官司,说明整个汽车动力电池行业由之前的政策推动逐步转化为市场驱动。在政策推动的早期,企业主要享受的是政策“红利”,而在市场驱动时期,企业则要在技术、产品、客户、成本控制等方面有更强的竞争力。整个动力电池行业的毛利率正在逐步下滑,企业之间的竞争也会更加激烈。此时,利用“专利战”遏制竞争对手或潜在竞争对手是惯用的手段。

在新能源汽车行业独立研究员曹广平看来,新能源汽车行业经过真金白银的“补贴时代”后,开始进入市场竞争的“积分时代”,而综合运营能力最强的宁德时代试图继续牢牢坐稳第一动力电池供应商的位置。近一段时间以来,宁德时代已悄然开展多轮投资车企、原材料企业、充电桩企业,扩大产能等形式多样的产业链上下游布局,在专利、标准等方面也早已筑起多道“护城河”。

北方工业大学汽车产业创新研究中心研究员、汽车分析师张翔对记者直言不讳:“中航锂电近两年将市场重心逐渐转移到乘用车领域,并且拿走了宁德时代原来的客户广汽和长安,所以宁德时代‘发威’了。”

从市场表现和发展规模来看,宁德时代都远超中航锂电,但中航锂电却“虎口夺食”。据报道,中航锂电动力电池配套广汽乘用车约2.2GWh,配套长安汽车约862MWh。此外,中航锂电还开拓了广汽丰田、吉利汽车等客户,发展潜力很大。

来自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动力电池应用分会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航锂电市场份额继续扩大,为6.6%,装机量3.53GW,行业排名第四,在国内电池企业中仅次于宁德时代与比亚迪。

不过,在国内动力电池前五阵营中,中航锂电是惟一一家未上市的企业。市场分析人士指出,计划2022年进行IPO的中航锂电,此次恐怕难以避免地会受到舆论冲击。曹广平表示,从具体的产品销售层面来看,如果中航锂电被宣告产品侵权,其关联的车企也将面临停止销售侵权产品的境遇。届时,中航锂电势必会让出很大一部分市场,丧失发展的大好形势和行业话语权。

竞争进入“白刃战”阶段?

“以此(次诉讼)为标志,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行业已进入全面深入竞争的阶段。一方面,企业之间将开展综合能力的竞争,另一方面也会进行打击对手创新能力的竞争。拿起专利‘武器’遏制对方发展,说明行业已基本上开始‘白刃战’。”曹广平说。

张翔告诉记者,知识产权的官司调查期一般较长,对企业影响也很大。今后,动力电池公司将越来越重视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有媒体报道称,据不完全统计,宁德时代目前已公开专利数量超过5000件,中航锂电为1350余件,比亚迪涉及电池的专利数量为23159项,国轩高科亦有3500项。

事实上,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的提案之一就是《关于加强对锂电池知识产权保护的提案》。他提出,锂电池行业知识产权保护面临取证难、维权成本高的问题。

“申请专利的真正价值,不应是借此获得政府的资助和扶持。还要指出的是,在国际市场上,将会有大量的知识产权纠纷在‘等’着走出国门的中国企业。”前述动力电池企业副总经理表示,从产业健康发展的角度看,政府既要充分保护技术先导者的知识产权,承认他们对产业发展的巨大贡献;又要防止一家独大垄断市场,使整个产业失去公平竞争的环境和应有的市场活力。所以,政府也有可能会出台一些新的法规,在知识产权争议阶段,避免把被告拖垮,如果真的侵权,也可能会协调诉讼双方,达成一个非破坏性的赔偿机制。

吴辉也给出了类似的看法。他指出,中国动力电池行业正在逐步成熟,走向规范,企业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意识逐步加强,长期来看该诉讼案有利于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毕竟,动力电池需要投入大量基础性研发,对新材料体系、新工艺的研发是推动整个动力电池技术进步的基础。未来,动力电池企业想要做大做强,尤其是走向国际市场,必须更加重视专利和知识产权,从而避免因此而遭受损失。(记者:赵玲玲)

相关阅读

精彩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