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智能汽车 >

全年或减产700万辆,“优等生”也扛不住了

2021-09-03 15:48:40    来源: 中国汽车报

“一道神秘的闪电瞬间摧毁所有芯片,汽车无法启动,网络瘫痪,通信中断,地球倒退回原始社会,出现大面积灾难……”这本是科幻小说《球状闪电》中描述的场景,却与现实中正在加剧的汽车芯片短缺危机十分相近。

“楼,6层,跳还是不跳?”8月17日,由于马来西亚芯片工厂因疫情封控导致供应链受阻,博世中国执行副总裁徐大全用戏谑的口吻发出了这条微信朋友圈消息,道尽了汽车人缺芯的无奈。尽管随后马来西亚小部分芯片工厂被允许开工,但短期内却难以从根本上扭转局面。

受芯片短缺影响,8月23日起,通用汽车、福特、Stellantis、沃尔沃、丰田、现代汽车……新一轮阶段性停工减产的车企名单不断拉长,从欧美日韩到中国企业,几乎已经注定2021年全球汽车业难以走出芯片供应困境。

疫情反弹加剧危机 东南亚成脆弱一环

正当人们以为汽车芯片短缺在三季度能有所缓解之际,变种新冠病毒“德尔塔”的肆虐,再次无情地击碎了人们的希望,并引发全球汽车芯片供应的新一轮危机。

“8月后断供!”8月17日,博世中国执行副总裁徐大全在朋友圈诉苦之时,正值全球“半导体封测重镇”马来西亚疫情反弹持续封锁之际。自今年6月1日起,马来西亚因疫情形势严峻全国封锁,本来计划6月末解除封锁,但疫情一直持续,感染人数上升,封控无法解除。由此带来的,是马来西亚多家芯片工厂生产被迫反复中断或开工不足。

汽车芯片断供压力让博世高管深感无奈。之后,虽然经过多方努力,为博世供货的全球半导体巨头——意法半导体公司马来西亚工厂的一个部门被获准开工,但按照当地政府要求,开工率不能超过20%。而此前,该工厂3000多名员工中已有上百人感染新冠,20多人因疫情辞世。根据当地的规定,如果一家工厂有3名以上员工感染新冠,该工厂就必须完全关闭两周,以防聚集性感染。而这,只不过是马来西亚芯片工厂的一个缩影。瑞萨电子、英飞凌等芯片巨头在当地的工厂都因疫情遭遇阶段性停工、减产。

全球汽车芯片供应出现“空档期”,芯片供应的不确定性,让包括博世在内的多家车企、汽车零部件一级供应商皆备感焦虑。事实上,意法半导体马来西亚工厂停工减产,已经直接造成博世的车身电子稳定系统(ESP)、智能集成制动系统(IPB)、整车控制器(VCU)、终端控制器(TCU)等芯片供应不足的问题愈演愈烈。而源自马来西亚芯片供应短缺带来的冲击,正在波及全球汽车行业。

目前,东南亚占据全球芯片封测市场份额的27%,其中50%的产能集中于马来西亚,多家跨国芯片巨头在马来西亚设立了50余家芯片封测工厂,包括AMD、恩智浦、ASE、英飞凌、意法半导体、英特尔、博通、德州仪器等。有的芯片巨头在这里设立了不止1家工厂,例如英飞凌在马来西亚就有3家工厂,占据英飞凌全球芯片封测产能的30%,员工人数达8000人。今年6月,马来西亚发布“封城令”,英飞凌在当地的工厂被迫关闭,虽然目前该工厂已经逐步恢复运营,但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代价高昂。

芯片封测虽是芯片生产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但技术门槛相对较低,因此从20世纪80年代起逐渐在东南亚集聚并形成特色产业链。芯片巨头之所以选择东南亚,是因为当地拥有低成本的劳动力、便利的海运及廉价的土地资源等条件。即使在2020年疫情全球蔓延的大背景下,仅马来西亚的芯片产值就高达267亿美元。

为博世提供芯片的意法半导体,其全球30%的芯片封测产能在马来西亚。按照供货流程,即使意法半导体马来西亚工厂重启后立即为博世供货,博世再制成产品发货给车企,完成这一流程最快也要到9月中旬之后。

“屋漏偏逢连阴雨”,8月23日,越南第一大城市胡志明市宣布自即日起封城3周,英特尔等芯片巨头在当地的工厂受到影响。在疫情影响下,东南亚芯片企业基本处于“瘫痪”状态,这将进一步加剧全球汽车产业的“芯片荒”。

全年或减产700万辆 “优等生”也扛不住了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已经持续1年多的汽车芯片供应短缺难题,已经让全球车企“很受伤”,而此次由马来西亚的汽车芯片供应短缺引发的新一轮危机,更是令全球汽车业雪上加霜。

8月19日,通用汽车公开表示,由于此次芯片短缺影响,该公司计划自8月23日起,生产雪佛兰Bolt电动汽车的工厂暂时停产。这是自去年芯片短缺发生以来,通用汽车首次暂停生产电动汽车。由于同样的原因,该公司还将延长多家生产跨界车和轿车工厂的停工时间。在此之前,通用汽车在北美的3座皮卡工厂已经因芯片短缺处于阶段性停产状态。

福特汽车宣布,因马来西亚芯片供应出现问题,福特美国堪萨斯工厂自8月23日起停产1周,停产的车型中,包括其利润最高的F-150皮卡车型。同时,因车门控制模块芯片无法如期交付,福特德国科隆工厂自8月23日起停产福特嘉年华等车型。此前,福特汽车宣布,计划在美国公司中削减1000个岗位,并提供激励措施,让某些部门的员工自愿离职。福特方面表示,此举是为了进一步将业务重点与汽车业务所需的关键技能相匹配。但当地舆论认为,福特汽车裁员是受到芯片短缺的影响,不得不缩小公司的业务规模所致。

8月30日起,沃尔沃将暂停其瑞典哥德堡工厂的生产,等待芯片供应到位。这是该工厂继8月11日因同样原因停产1周后,再次停工待“芯”。根据Stellantis最新发布的公告,8月23日起,因马来西亚芯片供应短缺的原因,Stellantis位于法国西部雷恩的工厂和位于法国东部索肖的工厂同时停产。

“我们预计三季度的汽车芯片供应将非常紧张,且不稳定。”8月19日,大众汽车方面公开表示,由于新一轮汽车芯片供应短缺,大众汽车可能进一步减产。8月20日起,大众集团旗下品牌西雅特位于西班牙巴塞罗那的工厂已暂停生产。8月23日起,大众全球最大的工厂——德国沃尔夫斯堡工厂开始减产,该工厂拥有超6万名员工。此前,大众方面表示拒不接受芯片涨价,称要与芯片主要供应商展开谈判,必要时甚至考虑提出赔偿所受损失的要求。

8月19日,丰田汽车宣布,受马来西亚芯片短缺等零部件供应问题影响,将对8月下旬到9月的汽车生产计划作出大幅调整:8月丰田北美地区的汽车产量将减少6万辆至9万辆;9月丰田全球产量将削减40%,至54万辆。同时,日本国内所有15家工厂的28条汽车生产线中,有14家工厂的27条生产线从8月24日起临时停工。丰田在东南亚最大的汽车制造基地位于泰国,由于目前泰国疫情仍在蔓延,导致丰田的产量受到很大的冲击。

日产汽车表示,因马来西亚汽车芯片供应出现问题,已于8月16日关闭了美国田纳西州工厂。目前,该工厂生产6款车型,包括日产旗下畅销车型奇骏,员工人数超过6700人。

此外,现代汽车等企业也受到了此次汽车芯片短缺的影响。现代汽车美国亚拉巴马州整车组装工厂因芯片短缺,宣布从8月17日起削减汽车产量。

丰田以及现代汽车此前储备了大量芯片,今年上半年受到的影响较小,一直是应对芯片短缺的“优等生”。但由于变异病毒德尔塔疫情的蔓延,芯片供应危机加剧,它们也没有“余粮”了。

AFS专业调研机构的报告称,截至8月15日,今年以来芯片短缺已致全球汽车市场累计减产596万辆,而这一数量仍在不断攀升。对于全年而言,全球汽车市场减产将可能超过700万辆,约占今年全球轻型车预计产量的7.8%~8.8%。

国内提车周期普遍延长 进口中高端芯片屡断供

在汽车产业链、供应链全球一体化的大背景下,马来西亚汽车芯片供应危机迅速向全球传导,不仅是欧美日韩车企,国内汽车及零部件企业也无法独善其身,持续的芯片短缺难题,已经从源头波及汽车终端消费市场。

“现在已经等了2个多月了,之前订购的一汽-大众探岳还没到货……”近日,北京消费者苏先生向《中国汽车报》记者反映,他曾多次询问4S店,对方表示这段时间由于芯片供应不及时的原因,尤其是近来芯片供应更为趋紧,估计还要等待一段时间。

“小型车和进口车今年以来受影响不大,但一汽-大众奥迪A4L、A6L、Q5L这3款主力车型现车很少,订车可能要等2个月左右,无法准确保证时间,厂家反馈称是芯片短缺问题所致,这也影响了店里的销量目标。”北京丰台区一家4S店的销售经理梁晔对记者说。记者查询乘联会公布的7月销量数据发现,奥迪A4L销量仅为3562辆,同比下降71%;奥迪Q5L同比降低20.7%。

近日,网上一份“奥迪品牌CKD车型停产计划通知”显示,由于车辆主控芯片持续缺货,奥迪A4L、奥迪A6L及奥迪Q5L车型将暂时停产,预计明年一季度恢复生产。对此,一汽-大众奥迪人士辟谣称,上述网传“通知”为假,但近来产量受到芯片短缺影响明显,几乎已经是多数车企都遭遇到的现实问题。

“此次马来西亚疫情导致的芯片供应短缺,预计将会影响整车供应,现在还无法准确预估。”长城汽车经销商陆先生告诉记者,由于车身电子稳定系统(ESP)等芯片短缺原因,长城汽车部分车型订单等待周期已经有不同程度延长,有的车型提车周期或将长达数月。

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国内80%的新车采用车身电子稳定系统(ESP),而其中有70%由博世供应,其中芯片皆由意法半导体提供。徐大全表示,意法半导体以L+9369-TR芯片物料为核心的汽车零部件在中国汽车制造商的整体需求覆盖率达到7.5%,它的短缺可能导致8月中国市场近90万辆整车生产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受马来西亚疫情引发的芯片供应危机影响,导致近来汽车芯片供应尤其紧张,企业采购负责人现场排队,现金支付高价都拿不到……”国内某车企采购经理邱曦向《中国汽车报》记者所言,反映了严峻的现实。

“目前,使用进口中高端芯片的部分车载智能网联系统的生产一直处于很不稳定的状态,因为车企需求旺盛,库存产品迅速减少,能撑到哪天我心里也没底……”浙江辰兴汽车电子有限公司工程师王珙向《中国汽车报》记者表示,当前只有普通中低端国产芯片几乎不受影响,但国产芯片一般都是使用在车载大屏幕、音响系统等普通车载产品上,有关算力、自动驾驶、5G车联网、线控系统所用的进口中高端芯片近来时常断供。

记者查询供货数据发现,小鹏P7采用了博世线控制动系统(iBooster)和车身电子稳定系统(ESP),比亚迪汉车型上使用了博世智能集成制动系统(IPB),因此,很有可能在此次芯片短缺危机中受到影响。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何涛在徐大全朋友圈跟帖表示“欲哭无泪”;小鹏汽车首席执行官何小鹏则对此写道:“抽芯断供供更苦,举杯‘销’愁愁更愁”。

国内多家汽车及零部件一级供应商反映的情况表明,自8月中旬以来,汽车及零部件一级供应商再次面临车载芯片采购“难上加难”的窘境。尽管国内车企都没有公布因缺芯减产的数据,但来自市场调研机构AFS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8月22日的一周内,全球汽车累计减产达到约48.2万辆,中国市场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汽车芯片供应短缺难题尚未解决,涨价潮又将来临。近日,据汽车芯片经销商透露,晶圆代工龙头台积电的产品将于10月起开始全线涨价10%~20%,2022年或将继续上调价格。而另一家芯片代工巨头联电科技已经向客户发出涨价通知,11月起平均涨价10%,部分芯片涨幅或超15%,而这已是联电科技今年以来的第4次涨价。联电科技表示,其100%产能利用率的情况将延续到年底,四季度不排除再度涨价的可能性,今年营收将逐季创下历史新高。汽车芯片经销商反映,多家晶圆代工厂已经准备在今年四季度到明年一季度之前,提高8英寸和12英寸晶圆报价,涨幅至少为10%~20%左右。

近日,中芯国际在今年二季度业绩说明会上表示,目前芯片厂商产能扩建、市场交货等都比较缓慢,供不应求状态至少将持续至2022年上半年,预计今年三季度到四季度,芯片价格仍有可能继续上行。(记者:赵建国)

“一道神秘的闪电瞬间摧毁所有芯片,汽车无法启动,网络瘫痪,通信中断,地球倒退回原始社会,出现大面积灾难……”这本是科幻小说《球状闪电》中描述的场景,却与现实中正在加剧的汽车芯片短缺危机十分相近。

“楼,6层,跳还是不跳?”8月17日,由于马来西亚芯片工厂因疫情封控导致供应链受阻,博世中国执行副总裁徐大全用戏谑的口吻发出了这条微信朋友圈消息,道尽了汽车人缺芯的无奈。尽管随后马来西亚小部分芯片工厂被允许开工,但短期内却难以从根本上扭转局面。

受芯片短缺影响,8月23日起,通用汽车、福特、Stellantis、沃尔沃、丰田、现代汽车……新一轮阶段性停工减产的车企名单不断拉长,从欧美日韩到中国企业,几乎已经注定2021年全球汽车业难以走出芯片供应困境。

疫情反弹加剧危机 东南亚成脆弱一环

正当人们以为汽车芯片短缺在三季度能有所缓解之际,变种新冠病毒“德尔塔”的肆虐,再次无情地击碎了人们的希望,并引发全球汽车芯片供应的新一轮危机。

“8月后断供!”8月17日,博世中国执行副总裁徐大全在朋友圈诉苦之时,正值全球“半导体封测重镇”马来西亚疫情反弹持续封锁之际。自今年6月1日起,马来西亚因疫情形势严峻全国封锁,本来计划6月末解除封锁,但疫情一直持续,感染人数上升,封控无法解除。由此带来的,是马来西亚多家芯片工厂生产被迫反复中断或开工不足。

汽车芯片断供压力让博世高管深感无奈。之后,虽然经过多方努力,为博世供货的全球半导体巨头——意法半导体公司马来西亚工厂的一个部门被获准开工,但按照当地政府要求,开工率不能超过20%。而此前,该工厂3000多名员工中已有上百人感染新冠,20多人因疫情辞世。根据当地的规定,如果一家工厂有3名以上员工感染新冠,该工厂就必须完全关闭两周,以防聚集性感染。而这,只不过是马来西亚芯片工厂的一个缩影。瑞萨电子、英飞凌等芯片巨头在当地的工厂都因疫情遭遇阶段性停工、减产。

全球汽车芯片供应出现“空档期”,芯片供应的不确定性,让包括博世在内的多家车企、汽车零部件一级供应商皆备感焦虑。事实上,意法半导体马来西亚工厂停工减产,已经直接造成博世的车身电子稳定系统(ESP)、智能集成制动系统(IPB)、整车控制器(VCU)、终端控制器(TCU)等芯片供应不足的问题愈演愈烈。而源自马来西亚芯片供应短缺带来的冲击,正在波及全球汽车行业。

目前,东南亚占据全球芯片封测市场份额的27%,其中50%的产能集中于马来西亚,多家跨国芯片巨头在马来西亚设立了50余家芯片封测工厂,包括AMD、恩智浦、ASE、英飞凌、意法半导体、英特尔、博通、德州仪器等。有的芯片巨头在这里设立了不止1家工厂,例如英飞凌在马来西亚就有3家工厂,占据英飞凌全球芯片封测产能的30%,员工人数达8000人。今年6月,马来西亚发布“封城令”,英飞凌在当地的工厂被迫关闭,虽然目前该工厂已经逐步恢复运营,但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代价高昂。

芯片封测虽是芯片生产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但技术门槛相对较低,因此从20世纪80年代起逐渐在东南亚集聚并形成特色产业链。芯片巨头之所以选择东南亚,是因为当地拥有低成本的劳动力、便利的海运及廉价的土地资源等条件。即使在2020年疫情全球蔓延的大背景下,仅马来西亚的芯片产值就高达267亿美元。

为博世提供芯片的意法半导体,其全球30%的芯片封测产能在马来西亚。按照供货流程,即使意法半导体马来西亚工厂重启后立即为博世供货,博世再制成产品发货给车企,完成这一流程最快也要到9月中旬之后。

“屋漏偏逢连阴雨”,8月23日,越南第一大城市胡志明市宣布自即日起封城3周,英特尔等芯片巨头在当地的工厂受到影响。在疫情影响下,东南亚芯片企业基本处于“瘫痪”状态,这将进一步加剧全球汽车产业的“芯片荒”。

全年或减产700万辆 “优等生”也扛不住了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已经持续1年多的汽车芯片供应短缺难题,已经让全球车企“很受伤”,而此次由马来西亚的汽车芯片供应短缺引发的新一轮危机,更是令全球汽车业雪上加霜。

8月19日,通用汽车公开表示,由于此次芯片短缺影响,该公司计划自8月23日起,生产雪佛兰Bolt电动汽车的工厂暂时停产。这是自去年芯片短缺发生以来,通用汽车首次暂停生产电动汽车。由于同样的原因,该公司还将延长多家生产跨界车和轿车工厂的停工时间。在此之前,通用汽车在北美的3座皮卡工厂已经因芯片短缺处于阶段性停产状态。

福特汽车宣布,因马来西亚芯片供应出现问题,福特美国堪萨斯工厂自8月23日起停产1周,停产的车型中,包括其利润最高的F-150皮卡车型。同时,因车门控制模块芯片无法如期交付,福特德国科隆工厂自8月23日起停产福特嘉年华等车型。此前,福特汽车宣布,计划在美国公司中削减1000个岗位,并提供激励措施,让某些部门的员工自愿离职。福特方面表示,此举是为了进一步将业务重点与汽车业务所需的关键技能相匹配。但当地舆论认为,福特汽车裁员是受到芯片短缺的影响,不得不缩小公司的业务规模所致。

8月30日起,沃尔沃将暂停其瑞典哥德堡工厂的生产,等待芯片供应到位。这是该工厂继8月11日因同样原因停产1周后,再次停工待“芯”。根据Stellantis最新发布的公告,8月23日起,因马来西亚芯片供应短缺的原因,Stellantis位于法国西部雷恩的工厂和位于法国东部索肖的工厂同时停产。

“我们预计三季度的汽车芯片供应将非常紧张,且不稳定。”8月19日,大众汽车方面公开表示,由于新一轮汽车芯片供应短缺,大众汽车可能进一步减产。8月20日起,大众集团旗下品牌西雅特位于西班牙巴塞罗那的工厂已暂停生产。8月23日起,大众全球最大的工厂——德国沃尔夫斯堡工厂开始减产,该工厂拥有超6万名员工。此前,大众方面表示拒不接受芯片涨价,称要与芯片主要供应商展开谈判,必要时甚至考虑提出赔偿所受损失的要求。

8月19日,丰田汽车宣布,受马来西亚芯片短缺等零部件供应问题影响,将对8月下旬到9月的汽车生产计划作出大幅调整:8月丰田北美地区的汽车产量将减少6万辆至9万辆;9月丰田全球产量将削减40%,至54万辆。同时,日本国内所有15家工厂的28条汽车生产线中,有14家工厂的27条生产线从8月24日起临时停工。丰田在东南亚最大的汽车制造基地位于泰国,由于目前泰国疫情仍在蔓延,导致丰田的产量受到很大的冲击。

日产汽车表示,因马来西亚汽车芯片供应出现问题,已于8月16日关闭了美国田纳西州工厂。目前,该工厂生产6款车型,包括日产旗下畅销车型奇骏,员工人数超过6700人。

此外,现代汽车等企业也受到了此次汽车芯片短缺的影响。现代汽车美国亚拉巴马州整车组装工厂因芯片短缺,宣布从8月17日起削减汽车产量。

丰田以及现代汽车此前储备了大量芯片,今年上半年受到的影响较小,一直是应对芯片短缺的“优等生”。但由于变异病毒德尔塔疫情的蔓延,芯片供应危机加剧,它们也没有“余粮”了。

AFS专业调研机构的报告称,截至8月15日,今年以来芯片短缺已致全球汽车市场累计减产596万辆,而这一数量仍在不断攀升。对于全年而言,全球汽车市场减产将可能超过700万辆,约占今年全球轻型车预计产量的7.8%~8.8%。

国内提车周期普遍延长 进口中高端芯片屡断供

在汽车产业链、供应链全球一体化的大背景下,马来西亚汽车芯片供应危机迅速向全球传导,不仅是欧美日韩车企,国内汽车及零部件企业也无法独善其身,持续的芯片短缺难题,已经从源头波及汽车终端消费市场。

“现在已经等了2个多月了,之前订购的一汽-大众探岳还没到货……”近日,北京消费者苏先生向《中国汽车报》记者反映,他曾多次询问4S店,对方表示这段时间由于芯片供应不及时的原因,尤其是近来芯片供应更为趋紧,估计还要等待一段时间。

“小型车和进口车今年以来受影响不大,但一汽-大众奥迪A4L、A6L、Q5L这3款主力车型现车很少,订车可能要等2个月左右,无法准确保证时间,厂家反馈称是芯片短缺问题所致,这也影响了店里的销量目标。”北京丰台区一家4S店的销售经理梁晔对记者说。记者查询乘联会公布的7月销量数据发现,奥迪A4L销量仅为3562辆,同比下降71%;奥迪Q5L同比降低20.7%。

近日,网上一份“奥迪品牌CKD车型停产计划通知”显示,由于车辆主控芯片持续缺货,奥迪A4L、奥迪A6L及奥迪Q5L车型将暂时停产,预计明年一季度恢复生产。对此,一汽-大众奥迪人士辟谣称,上述网传“通知”为假,但近来产量受到芯片短缺影响明显,几乎已经是多数车企都遭遇到的现实问题。

“此次马来西亚疫情导致的芯片供应短缺,预计将会影响整车供应,现在还无法准确预估。”长城汽车经销商陆先生告诉记者,由于车身电子稳定系统(ESP)等芯片短缺原因,长城汽车部分车型订单等待周期已经有不同程度延长,有的车型提车周期或将长达数月。

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国内80%的新车采用车身电子稳定系统(ESP),而其中有70%由博世供应,其中芯片皆由意法半导体提供。徐大全表示,意法半导体以L+9369-TR芯片物料为核心的汽车零部件在中国汽车制造商的整体需求覆盖率达到7.5%,它的短缺可能导致8月中国市场近90万辆整车生产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受马来西亚疫情引发的芯片供应危机影响,导致近来汽车芯片供应尤其紧张,企业采购负责人现场排队,现金支付高价都拿不到……”国内某车企采购经理邱曦向《中国汽车报》记者所言,反映了严峻的现实。

“目前,使用进口中高端芯片的部分车载智能网联系统的生产一直处于很不稳定的状态,因为车企需求旺盛,库存产品迅速减少,能撑到哪天我心里也没底……”浙江辰兴汽车电子有限公司工程师王珙向《中国汽车报》记者表示,当前只有普通中低端国产芯片几乎不受影响,但国产芯片一般都是使用在车载大屏幕、音响系统等普通车载产品上,有关算力、自动驾驶、5G车联网、线控系统所用的进口中高端芯片近来时常断供。

记者查询供货数据发现,小鹏P7采用了博世线控制动系统(iBooster)和车身电子稳定系统(ESP),比亚迪汉车型上使用了博世智能集成制动系统(IPB),因此,很有可能在此次芯片短缺危机中受到影响。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何涛在徐大全朋友圈跟帖表示“欲哭无泪”;小鹏汽车首席执行官何小鹏则对此写道:“抽芯断供供更苦,举杯‘销’愁愁更愁”。

国内多家汽车及零部件一级供应商反映的情况表明,自8月中旬以来,汽车及零部件一级供应商再次面临车载芯片采购“难上加难”的窘境。尽管国内车企都没有公布因缺芯减产的数据,但来自市场调研机构AFS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8月22日的一周内,全球汽车累计减产达到约48.2万辆,中国市场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汽车芯片供应短缺难题尚未解决,涨价潮又将来临。近日,据汽车芯片经销商透露,晶圆代工龙头台积电的产品将于10月起开始全线涨价10%~20%,2022年或将继续上调价格。而另一家芯片代工巨头联电科技已经向客户发出涨价通知,11月起平均涨价10%,部分芯片涨幅或超15%,而这已是联电科技今年以来的第4次涨价。联电科技表示,其100%产能利用率的情况将延续到年底,四季度不排除再度涨价的可能性,今年营收将逐季创下历史新高。汽车芯片经销商反映,多家晶圆代工厂已经准备在今年四季度到明年一季度之前,提高8英寸和12英寸晶圆报价,涨幅至少为10%~20%左右。

近日,中芯国际在今年二季度业绩说明会上表示,目前芯片厂商产能扩建、市场交货等都比较缓慢,供不应求状态至少将持续至2022年上半年,预计今年三季度到四季度,芯片价格仍有可能继续上行。

相关阅读

精彩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