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智能汽车 >

电动汽车涨价会成为常态吗?

2021-10-09 09:53:27    来源:中国汽车报

“材料涨价给行业带来了巨大压力,很多中游企业‘打落牙齿和血吞’。”高工咨询董事长张小飞说。今年以来,锂电池材料价格普遍上涨。记者从相关渠道了解到,动力电池的主要原材料碳酸锂价格呈现加速上涨势头,8月末的价格为11.2万元/吨,9月初已涨到13万元/吨,年底有可能达到18万元/吨。中国有色金属工业信息中心、北京安泰科信息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分析师陈光辉说:“多种因素综合作用造成锂资源价格上涨,最主要的因素是新增锂资源的开发跟不上需求的增长,导致上游锂资源价格大幅上涨。”原材料价格的上涨最终导致动力电池成本的快速提升,有统计显示,动力电池成本涨幅已经超过了30%。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必然会传导至终端,由此,电动汽车涨价会成为常态吗?

锂资源需求大增

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与需求的增加不无关系。据国君有色提供的资料显示,2017年,中国进口碳酸锂30682吨,2018年为24996吨,2019年为29301吨,2020年为50121吨,2021年截止到7月,进口量为47323吨。

前几年中国进口碳酸锂的数量有增有减,属于正常的波动状态。但进入2020年后,需求量开始大幅增加,平均每月对碳酸锂的需求量达到了4176.75吨。进入2021年,平均每月进口量更是猛增至6760吨,增幅为61.88%。

碳酸锂进口量大幅增长与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的增加是相对应的。2021年7月,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分别达到28.4万辆和27.1万辆,环比增长14.3%和5.8%,同比增长1.7倍和1.6倍。2021年1~7月,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分别达到150.4万辆和147.8万辆,同比增长均为2倍。

与我国原材料进口量大幅增长相反,韩国和日本的碳酸锂进口量有所下降。2017年韩国原材料进口量为20754吨,2018年为33170吨,2019年为38577吨,2020年为28711吨。2017~2020年,日本原材料进口量分别为16941吨、20752吨、3571吨、17067吨。

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副秘书长马小莉说:“碳酸锂价格受上游原材料涨价和锂电池需求暴增影响,价格大幅上涨,预计下半年甚至明年上半年之前还会持续增长,这对动力电池制造成本将造成很大压力。成本压力过大,会向下传输至整车制造领域,影响新能源汽车的预计增量。”

多种因素导致价格上涨

据了解,动力电池所需锂资源一部分来源于盐湖提锂,另一部分来自于锂矿石。近段时间锂资源价格大幅上涨与锂矿石涨价不无关系。而锂矿石的涨价与几年前就开始的铁矿石价格上涨又有一些相似性。对比而言,或许能看出行业的一些发展规律。

据上海钢联铁矿石事业部铁矿分析师肖薇介绍,2020年我国粗钢产量较10年前增加了67%,铁矿需求也较10年前增加了48%。也因此,铁矿石逐渐由供应过剩转化为供应偏紧,2020年开始价格持续上涨,2021年5月中旬创下233.7美元/干吨的历史高位。

与铁矿石需求大幅增长相似,我国锂矿石也呈现需求不断增长的趋势。上海钢联新能源事业部锂分析师周天宇告诉记者,2019年锂辉石进口量为156.33万吨,均价为649.92美元/吨;2020年进口量为136.67万吨,均价为425.43美元/吨;2021年1~7月进口量为113.44万吨,均价为435.11美元/吨。2019~2021年一季度受制于全球锂价的持续下跌,锂辉石矿的价格也有了明显的大幅滑落,2021年二季度市场需求大幅放量以来,产业链议价中枢上移至矿端,7月底澳洲锂精矿拍出了1250美元/吨的价格。8月上旬国内锂辉石精矿的报价达到9000~10000元/吨,9月底还会有一次澳矿拍卖,价格大概率会突破前高。

锂矿石价格上涨与铁矿石有些相似,但二者的市场制约因素有较大的差别。周天宇认为:“铁矿石价格受期货影响较大。而锂矿石没有期货盘,锂矿石价格与金属市场的行情有一定的关系,直接影响因素是长协采购模式。”

据介绍,国内冶炼厂与澳洲矿企建立了长协采购模式,受市场因素影响,长协采购定价周期在缩短,前期一般是季度定价,现在定价周期缩短到1~2个月,以适应市场价格的快速变动。当前澳矿长协价约为800~850美元/吨,受益于7月底的1250美元/吨的拍卖价,长协新定价或高于此。

近来,碳酸锂等上游锂资源价格大幅上涨与需求增长密切相关。陈光辉说:“美国推行的货币量化宽松政策,推动了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从既往历史发展经验来看,经济向好之时,有色金属价格会进入上升周期。疫情之后,中国经济率先恢复,并取得不错的增长,拉动了包括锂资源在内的金属价格上涨。全球热钱也在推高有色金属价格,但他们不会盲目操作,去年碳酸锂产能增长率约为10%,远不及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增长率,这是他们推动价格上涨的逻辑。”

价格正在传导至终端

碳酸锂主要用于生产磷酸铁锂电池,氢氧化锂主要用于生产三元锂电池,碳酸锂价格上涨的同时,氢氧化锂的价格也同步大幅上涨。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最终会传导至终端产品。近日,特斯拉中国官网显示,特斯拉Model Y Performance高性能版车型价格上调1万元。此前,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曾在推特上表示,特斯拉汽车的售价,在一定程度上是随着供应链以及原材料成本波动的。不难想象,如果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涨价的就不止特斯拉一家整车企业了。

那么如何应对目前碳酸锂价格疯狂上涨的势头,马小莉认为,国内需要采取三项措施:一是加快开发国内锂矿以及盐湖锂的开采,提炼纯化工艺,提升相关技术产业化能力,降低成本;二是加快构建回收利用体系,推动动力电池回收和材料级循环利用,进一步提升锂回收利用率;三是要重视新技术开发,跟踪新技术的进展情况,例如钠电池的开发情况,加快寻找廉价原材料的替代方案。

近年来,国内盐湖提锂技术取得多项技术突破,据报道,由五矿盐湖有限公司研发的“盐湖原卤高效提锂技术研究”项目,在北京通过了科技成果评价。碧水源也在与中科院青海盐湖研究所合作盐湖提锂膜法新技术。

我国盐湖的锂资源多年来存在开采条件恶劣、镁锂含量比较高导致提炼成本较高的问题,随着盐湖提锂技术取得多项突破后,我国锂资源开发力度将加大,有利于缓解国内锂资源供应的矛盾。

新能源汽车时代已经来临,锂将成为重要的战略资源,我国对此有充分认识,不仅注重锂资源开发,也注重锂资源回收利用。8月27日,工信部等五部门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梯次利用管理办法》,鼓励有实力和技术建设的正规公司部署动力电池回收利用环节。根据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的数据,2021年我国累计退役动力电池20万吨以上,充分回收好这些锂资源也有助于缓解我国锂供应紧张的矛盾。

锂资源价格上涨也让企业感受到压力,纷纷寻找解决办法,其中混搭成为应对的举措之一。中科院物理所研究员李泓告诉记者,三元锂电池、磷酸铁锂、锰酸锂都有自己突出的优点,在上游锂资源持续涨价的预期下,锰酸锂的低成本优势越来越明显。用锰酸锂与三元锂电池混搭,既可以降低成本,也能发挥不同电池的优势。这种混搭已有先例,日产聆风就采用锰酸锂与三元电池混搭使用。

还有一种是钠离子电池与锂离子电池的混搭,宁德时代正在进行这方面的研究,预计2023年正式量产钠电池混搭锂电池的电池包。

目前,我国已有两家企业在钠电池上处于领先地位,即宁德时代和中科海钠。宁德时代采用的是普鲁士白结构,中科海钠采用的是层状氧化物结构,目前都取得了不错的成果。中科院物理所研究员、中科海钠科技责任有限公司董事长胡勇胜告诉记者,钠电池成本比锂电池成本约低30%。

记者注意到,除了能量密度指标外,钠电池在安全性、工作温度、成本等多项指标上碾压磷酸铁锂。钠电池部分替代锂电池将大幅度减少锂资源的消耗量,有助于缓解我国锂资源供应紧张的矛盾。(记者:万仁美 )

相关阅读

精彩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