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热点 >

辛巴燕窝事件背后的众生相

2021-01-04 10:35:54    来源:慧聪网

看见了吗,看见了吗,是不是只有一碗?是不是只有一碗?”六子捧着碗,那里面装的是他从肚子里掏出来的一碗凉粉。

六子还在声嘶力竭地辩白,一分钟之前咄咄逼人的胡万,此时掩着鼻子和众人躲在一旁,窃笑。

图片25.png

因为真性情而中了埋伏的案例数不胜数,六子被“吃了几碗粉”的问题搞得剖腹自证清白,看似荒唐,却是导演对一句古老民谚的极致观察:“不怕杀人的,单怕递刀的”。

再说另一件事,前一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辛巴燕窝事件。事情很简单,辛巴旗下主播时大漂亮带货一款网红燕窝饮品,同款产品此前也被相当多的主播和明星在直播间推荐过,两场一共卖了一千五百多万。随后有人偷换概念说辛巴用糖水充当燕窝,背后推手有预谋地将这一新闻反复推上热搜,辛巴急于自证清白出言强硬,并且真金白银退一赔三,赔了六千多万……

事后经有关部门调查,该产品完全合格合规。——从这一角度来看,辛巴和六子至少在真性情这个点上处于同样的困境。都在不断沸腾的舆论压力下作出了不理智的决定:六子剖腹,辛巴出语强硬。这都是他们单纯地误判了对手的动机。

辛巴及旗下主播最大的错是受产品供应品牌方误导而进行了宣传。双方签订的协议显示:品牌方必须保证所提供的产品说明、介绍、图片等信息资料不存在虚假、不侵犯任何第三方的合法权益,并且符合生产国及销售国的相关法律、法规、政策等,否则产生的一切责任和损失均由品牌方承担。

直播带货在2020年为抗疫做出了巨大贡献,网红、企业家、明星、主播都参与其中。不能说直播带货没有瑕疵,但瑕不掩瑜这是基本判断。疫情刚刚得到控制,中国经济继续向前挺进,带货大咖辛巴就摔了跟头。

该如何客观求实地看待此事?辛选代表的直播电商后势如何?

1.燕窝就像粉,最关键的根本不是你吃了几碗

在融昱公司提供的产品卖点卡中,说明了该产品采用马拉西亚红树林燕窝为原材料,每碗100g,不低于50%的燕窝固形物含量,每碗含有2g左右的干燕窝。辛选旗下主播“时大漂亮”按照融昱公司所提供的卖点卡,对该产品分2020年9月17日、10月25日两次进行直播推广。

也就是说,对于产品的描述,辛选方面完全是按照品牌方提供的材料进行的,而非主播杜撰的。

图片26.png

广州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告称,“茗挚碗装风味即食燕窝”的13个项目,符合GB2760-2014、Q/DZXY0010S-2020、GB14880-2012要求,属于合格产品。但品牌方融昱公司为和翊公司直播活动提供的“卖点卡”,以及在天猫“茗挚旗舰店”网店发布的内容,均存在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行为。

如果说辛巴有错,也是错在轻信了品牌方的卖点卡,在宣传时造成了夸大宣传的效果。事后有关部门也是针对“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行为”这一点对辛选作出罚款90万元的处罚决定。

由此可见,在这一事件中,辛巴像极了六子。他当然知道自己没有售假。但是越清白的人就越想不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泼脏水的人是不会跟你讲道理的。

六子反复强调自己吃了一碗粉,辛巴极力辩解带的货是合格货,这都是真相。但你的对手压根就不关心这件事,他们就是借助辛巴的影响力,故意激你,让你出血,他们就满意了。所谓的职业打假人、不就是靠这一手博眼球、赚流量吗?

辛巴中计了。只有这种时候,才会意识到他毕竟还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与王海这种出道多年、以所谓“打假”为生、少于多少万一单的“打假”生意压根不接的老江湖比起来,还是显得稚嫩,单纯地以为没有本质过错就可以站着赚钱。

于是,在应对舆情之初,辛选公司的回应方式犯了大忌,一是没有料想到自己会被品牌商误导,毕竟这款产品此前被数位明星红人推荐过,二是辛巴出于对污蔑的不满,导致发言语气强硬,引起了不明真相的受众反感,并留给了对手借机炒作,放大声量的机会。公关就是这样,有时候说话方式不当,反而会火上浇油。

换而言之,公众对于此事最大的不满,在于辛巴方面的说话方式,而不是产品本身、退赔方式及整改态度。至此,打假人和营销号操纵舆论的目的就达到了。辛巴的耿直让他像六子一样,掉进了对方早就挖好的深坑。

2.失控的“恶意打假局”:滥用话语权,谁红就搞谁

这一事件里隐藏在幕后的那一方胜利了,他们利用了消费者,偷换了概念,把“夸大宣传”换成了“卖假货”,这是两个定性天差地别的概念。

更让人感到后怕的是,在某种程度上,职业打假人和营销号共同做好了这个局,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东西不是假货,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辛巴团队进行了夸大宣传。

抓住这一点,王海为首的所谓“打假人”站在道德制高点,对公众进行有意引导,并通过一系列误导性的词语如燕窝糖水、售假、智商税、欺骗、立案调查等不断刺激大众的敏感神经,如一部连续剧般,致使辛巴在舆论的漩涡中处于被动,越陷越深。

更有甚者,直言“辛巴应该被判刑”。这已经不是恶意引导舆论的性质了,这是在骨子里认为自己可以指挥或绑架有关部门,通过舆论压力左右政府决策。

有关部门全面调查了整件事,依据相关条例对辛选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并罚款90万元。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黔林认为,对和翊公司适用的是《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规定中第一档即20万元至100万元,90万元的罚款属于这一档中较重的处罚。但很显然,这个结果并未令打假人感到满意。

于是,再次组织舆论质疑攻击政府处理方式,希望借此对他人进行随意审判……这种恶意打假局的野心昭然若揭。

3.直播带货也要长记性

直播带货并不是完美的,这是一个在2020年疫情黑天鹅事件下仓促站上风口的行业,一定还有很多不足需要去完善。但是在总体评定上而言,直播带货帮助了无数中小企业、小商家挺过了至暗时刻。

那些在该行业内位居前排的带货大咖,在这一事件中能从辛巴身上得到诸多有益的启示:首先,遭遇恶意攻击不要急于反击,一定要有理有据。第二,相信有关部门,他们才是真正权威的、公正的。这一事件中,有关部门的调查与最后的处罚也印证了这一点。第三,辛巴还是那个有担当的耿直“六子”,他先行启动退一赔三,实打实地赔付了六千多万,他不是为了置气,而是为了守住底线:哪怕自己吃亏,也不让消费者吃亏。

辛巴事实上就是被品牌方误导,这是核心原因,辛巴犯下的夸大宣传的行为并非主观意愿。广州融昱公司存在误导辛选进行商业宣传的行为。

同样处于舆论风暴中,六子选择剖腹自证清白,辛巴也做出了退一赔三,共计赔付六千余万元的决定。为了清白与真相,他们都不惜代价。

这也让辛巴成为了直播电商行业大额赔付的第一人,及时维护了消费者的权益。客观上也促进了直播行业规范化、透明化、法制化的发展,给所有头部主播们打了一支预防针。

为什么是头部主播呢?因为普通主播,打假人、营销号压根就瞧不上,要打就打最红的。无独有偶,王海也将矛头对准了抖音带货一哥罗永浩。可见,这次所谓的“打假”是有预谋的针对头部主播的炮火。

和辛巴一样,老罗的处理方式也是极力守护消费者权益。将事情的焦点锁定在真正应该被关注的地方,那就是消费者是不是买到了物超所值的合格产品。如果产品确实存在问题,只将矛头对准主播显然有失公允。

正如央视财经评论所指出的那样,“那些躲在后面,钻法律漏洞的生产家、网络平台,要严格管理自身和电商销售平台上的商品以及销售的方式,如有欺骗消费者的行为,日后,参与网络销售的各个环节,都将要负起自身的法律责任。”

从这个角度而言,相信辛选经过此事,将会在日后的发展中更加审慎,选品、宣传都会得到优化。对于直播带货而言,本质上是为消费者谋福利,只要这个底线立得住,就永远不怕说不清。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相关阅读